• Lo-Yi Lee

黃宏德寫李昆霖 II


文 / 黃宏德

2005.01.16

那我開始分析李昆霖的作品,

這個人的情趣,

出於內在而不外化,

然而外化又保持了內在。

其實這種人最可怕了,

卻不致於可惡,

要是李兄能弄出個可惡來看看也──

台南有位書家叫吳昭明,

吾人看吳兄的作品,

他老哥在報紙(中國時報)上寫一個對抗暴力的文字,

後來我就直接告訴昭明兄要使用暴力。

再用轉境那一套,

暴力是不需要轉進的。

大概20歲的時候李昆霖就決定了這件事,

至今沒變,

您根本的無法批判是對或錯,

這正好可以回到作品的形式,

您看那多麼的要緊,

但又總是難以理解,

包括我或蕭先生都全產生這種困難度,

但這種困難並非疑惑。

所謂的幻想,

仍處在掙扎之中,

狗亦然掙扎。

#2005 #works

6 次瀏覽

© 2 0 1 9  L e e  K u e n  L i n  a n d  L e e  L o  Y i  A l l  R i g h t s  R e s e r v 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