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 李昆霖

日夜不停垂釣的木匠


日夜不停垂釣的木匠 綜合媒材 2003

借用叔本華的一句話:「…為了驅走一個折磨人而突然發生的記憶,常常拿大聲的說話,或是運動來轉移自己,強迫自己岔開去。」來談這件作品,關於「日夜不停垂釣的木匠」,就平常的觀點,什麼角色做什麼事,是一定的,也是應該的;為什麼一位「木匠」不去做木工。卻整天不停地釣魚,而不是日夜不停地做木工。

這裡至少延伸六種以上的意涵。

一是木匠發現釣魚比木工有趣且重要。二是木匠沒有木工的工作機會,只好整日釣魚消磨時間。三是木匠借由釣魚來思考木工的新作為。四是木匠工作累了,以釣魚為娛樂。五是木匠想轉行當漁夫。六是釣魚可以挽救木匠的生命…。借由木匠不停垂釣的行為,來引喻藝術家的心境及現狀,好像只有硬著頭皮蠻幹下去!好像為了某種使命,捨我其誰?永不停擺地做下去;我看最不識時務者,就是藝術家?總是讓自己處於孤絕的困境之中,直到應聲倒下為止。

垂釣的木匠 72.5X60.5cm 壓克力彩、畫布 2003

垂釣的木匠 19.5X14.7cm 壓克力彩、畫布 2003

#2003 #hiswriting #2003exhibition3

25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憬-李昆霖個展自述

佈滿紋理的軀體: 從指紋開始去看全身的軀體,無一處沒有紋理。經由紋理記載軀體的歷史,此乃看得到的部份。在看不到的部份,均存放在記憶體裡,即精神的紋理。 接收與不接受的訊息: 在頻率上所接收到的訊息,是有趣與無趣的選擇。感興趣的,在時間的沖刷下所遺留的部份是有趣中的有趣。憑著所殘留的有趣記憶,轉述如閱讀光碟紋理般呈現的影像,是一種訊息。 承載與被承載的記憶體: 就腦容量而言,人可承載下的記憶不一,當

「平行飛行的雲朵」創作自述

我曾說過:我喜愛遊山玩水;我想天下人皆然,因為遊山玩水讓人心懭神怡,忘懷世俗的憂愁。對畫家而言,遊山玩水亦能提供給畫家題材及靈感。 現在我更要說,我喜歡純粹的遊山玩水,而不喜歡邊玩邊寫景。面對山水,只要縱情的去玩,面對繪畫則是之後的事。 遊山玩水後回到工作室,是繪畫的開始,一切的想像,幻影均在方格之間產生,而不是面對自然之景時產生;只有避開自然之景,幻想才會產生,面對自然之景,只有被吸引的份。

芽.蛹的單向敘述 之二

經由「我」這個創作的體積,反應當下所感受到的景象,以呈現過濾後的內視境狀態。 視覺的表現遠比言說的部分清楚完全,對於整體環境所呈現的詭譎怪異現象而言是如此,對我而言更是如此。 我必須透過視覺的部分及動作陳述表現積壓在身體裡的「物」事件,此「物」是種感覺,是一種言語文字吐不清的一團氣。 這陣子,「芽」與「蛹」的意象非常強烈,從最原始、最原初的生命力量去傳達源於溫和良善的母體-土地,生長出說不清的詭

©  2 0 1 5 - 2 0 2 1  L e e  K u e n  L i n  a n d  L e e  L o  Y i  A l l  R i g h t s  R e s e r v 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