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 許遠達

轉境 - 談李昆霖2006年「憬」個展


一個符號,可以是任意、一種偶然生成的事物,及一種可以通過某種不言而喻的或約定成俗的傳統或通過某種語言的法則去標示某種與它不同的另外的事物。---愛恩斯特‧那蓋爾

其一

經常,在觀看李昆霖的作品時,我們不免對他所使用的語彙或者稱之為符號產生揣測,到底畫框裡的圖像是否為男性的陽具?是否為女性的乳房?或是交纏的身軀?當然,站在李昆霖的創作脈絡來看,確實這些性器或身軀也似的符號確確實實是由身體及器官轉化而來。也藉由這些器官的轉化表現,創作者藉以觀察、表現甚至是宣洩自己內在的慾望密境。而他的符號最終並不與社會連結,而在自己的藝術國度自成體系的標示李昆霖所整理出的秩序。

人之所以能於現實世界安身立命,在於面對現實世界時內心的秩序整理。創作珍貴之處在於體現人的思想情感,換句話說,藝術家在創作的過程中,將內心所感受到的,藉由他所使用的媒材將內在無形的感受有形化。而李昆霖的創作大體上就是在表達他內在狀態的慾望,這其中包含了與外在環境互動下的思維、情感的波動甚至是對身體內部莫名驅動的原始慾望。在此,所謂的慾望不僅僅是情慾、還包括身體內在的所有莫名需求。也因此,李昆霖的創作大體上是以內在世界的探索為主。

雖然,對創作者而言,那每一刻的內在波動,是相對於外在環境當下的反應,是現下的、暫時的、特殊的情感狀態。但當作者完成作品後,作品成為符號,成為由符號所構成的物件;對於觀者而言,作品體現人類情感與慾望狀態的永恆議題表現。而李昆霖就是藉由這些身體、器官的轉化,將慾望轉化為畫框中、社會裡的未命名符號。而由此體現身體慾望的秩序,由視覺再現於實體空間。

其二

李昆霖的創作中,性徵、符號、圖騰(totem)、漂浮是相當特別的質素,也因為這些部分質素的相互關係,使得他的作品充滿著神秘的、慾望的、黏稠的況味。而通過對這些質素的把玩,觀者因此在不知覺中走入李昆霖的慾望密境。

之一

由身體所轉化游移、莫名的符號,經常使觀者陷入與現實語言斷裂的窘境。觀者藉經驗所累積的知識鍵因此被打斷,秩序混亂、現實體制不在、引力消逝,由此漂浮於李昆霖畫作的神秘空間。

如〈夜未眠〉(2006)、〈山巒〉(2006)、〈山水誌四〉(2006)等圖,對於這些符號,不能說你看到了,也無法說你沒看到你所看到的,這樣說或許會有點繞舌。在他的作品中,那些原來熟悉的現實實體被轉化為模擬兩可的圖樣,開放而無所捕捉定位的符號,使觀者陷入極其迷惘與不確立的狀態裡。是乳房?是陽具?是陰部?還是身體軀幹?是種芽?是山?是島?還是雲?在莫名的形體輪廓裡,意義無從落腳。在他的慾望秩序裡,物件漂浮於由晦暗籠罩、豔彩閃爍的莫名空間中。於是神秘黏稠地覆蓋全身,包覆著觀者的身體,隔絕現實世界的訊號。不由自主地進入李昆霖所塑造的世界,一個由他所建立的符號密境。

之二

圖騰是對於崇拜事物的圖像化,而圖騰崇拜即是將某些特定物體當作氏族、親屬或其他特殊關係的行為,屬於許多原始民族信仰的初始狀態。而李昆霖的畫作裡不斷重複旋繞的迴圈,是李昆霖作品中另一個特別的質素。

如〈家〉(2006)、〈群島〉(2006)、〈蜘蛛〉(2006)及〈螺旋花〉系列(2006)等。迷宮般的迴圈彷彿神秘的心理慾望世界,永遠沒有終點。這些迴圈圖騰般的佈滿畫面中物件的表面,畫作中密密麻麻的迴圈,彷彿薩滿的符咒,一方面對觀者進行催眠術,另一方面,召喚著神秘的慾望現形於畫框之中。也就是說,他以游移的符號藉以產生曖昧與晦暗,使觀者在意義上進入無法定位的空轉,再以迴圈的迷魂術引導觀者進入他的慾望國度,在李昆霖整理出來的秩序中受到擠壓或者無重力的漂浮,體驗來自慾望的擺弄。

之三

黏稠與漂浮的矛盾,經常令觀者無所適從,這既重且輕的悖反描繪,藉由晦暗的色彩,無名的空間,把觀者推向漂浮的夢境。

就線條本身而言,他的線條並非再現技術與心靈的高度契合,相反的,在他的畫作中極少一蹴而就的流暢線流,反而李昆霖藉由緩慢反覆的塗抹,讓內在的感受在每個當下傳達至畫面上。〈七星山〉(2006)、〈山嵐〉(2006)中所釋放的線,將慾望、思維、情感的重藉由線條的牽引,在畫面中輕輕擺盪。因此,漂浮與沈重成為必要,在不斷的悖反之中體現慾望。漂浮的線、漂浮的雲,是慾望輕盈漂浮的狀態,卻也成為慾望沈重的代言人。

〈山巒〉(2006)、〈夜未眠〉(2006)、〈情侶〉(2006)、〈群島〉(2006)等畫作的畫面,便是以雲的符號作為基調的作品。形體較為鮮明的〈情侶〉便是一個通往李昆霖內心國度的良好入口,極具體感的人形,帶著動態漂浮。但李昆霖卻賦予極為鮮明的明暗對比,使得畫面所呈現的輕盈凝結為沈重,是人永遠擺脫不了的黏稠。

其三

李昆霖的作品,不僅僅是佛洛伊德所宣稱的,現實生活不滿足之下對於,所產生反作用力的白日夢產物,或僅是,李昆霖慾望過剩的宣洩管道。從他對符號的掌握,及畫面整體的構成來看,對於內在世界的探索及表現,這一永恆存在人性的課題李昆霖自有他的詮釋及面對之道。

現實的性徵符號被李昆霖的畫框切割,被驅逐出李昆霖所劃的疆界,成為國度裡的物件。也就是藉由上述的諸總迷魂術,引導觀者進入他所營造的慾望境地。在他的密境裡見山不是山,見林不是林,徹底的表現了屬於李氏的生命哲學。這些現實形體所轉化的獨特符號,最終並不與社會連結,而在自己的藝術國度自成體系的標示李昆霖所整理出的秩序,是創作者藉以觀察、思索、表現而轉化為自己內在世界的慾望密境。李昆霖直接的面對他內在的慾望,將現實形體所象徵的意義截斷,藉由游移漂浮的符號,並總是帶著濃稠的況味表現深邃的內在風景。觀者透過他的作品整理與表現,也得以從中管窺生命慾望的重與輕,在他的作品中幽游密境,體悟仍須不斷探索的生命課題。

#2006 #2006exhibition #fromothers

5 次瀏覽

© 2 0 1 9  L e e  K u e n  L i n  a n d  L e e  L o  Y i  A l l  R i g h t s  R e s e r v 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