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 李昆霖

「平行飛行的雲朵」創作自述


我曾說過:我喜愛遊山玩水;我想天下人皆然,因為遊山玩水讓人心懭神怡,忘懷世俗的憂愁。對畫家而言,遊山玩水亦能提供給畫家題材及靈感。 現在我更要說,我喜歡純粹的遊山玩水,而不喜歡邊玩邊寫景。面對山水,只要縱情的去玩,面對繪畫則是之後的事。 遊山玩水後回到工作室,是繪畫的開始,一切的想像,幻影均在方格之間產生,而不是面對自然之景時產生;只有避開自然之景,幻想才會產生,面對自然之景,只有被吸引的份。當然自然之景提供了繪畫想像的養份,但,必須等到自然之景糢糊時想像才會慢慢開始,誠如克利的一句話:「藝術在最上面的圈子,在最神秘處,在智識消失處才發生。」

#2002exhibition #hiswriting

10 次瀏覽

© 2 0 1 9  L e e  K u e n  L i n  a n d  L e e  L o  Y i  A l l  R i g h t s  R e s e r v 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