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 李昆霖

蛻變雙個展


經由「我」這個創作的體積,反應當下所感受到的景象,以呈現過濾後的內視境狀態。 視覺的表現遠比言說的部分清楚完全,對於整體環境所呈現的詭譎怪異現象而言是如此,對我而言更是如此。我必須透過視覺的部分及動作陳述表現積壓在身體裡的「物」事件,此「物」是種感覺,是一種言語文字吐不清的一團 氣。 這陣子,「芽」與「蛹」的意象非常強烈,從最原始、最原初的生命力量去傳達源於溫和良善的母體-土地,生長出說不清的詭異生命體,由人類手裡有意無意間栽培養成的生命體。「母體」與「子體」關係上的思維,一直是我創作上的主結構,最明顯具體的有:1997 年在台南大學路上的「母體 . 能量」、1999 年在原型藝術空間的「五體投地」、2000 年在華山藝文特區的「芽.蛹」,及此次在嘉義鐵道倉庫的展出,均在架構上去思考土地(母体)與生命體(子體) 的微妙關係。

#2000exhibition #hiswriting #2000蛻變

3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憬-李昆霖個展自述

佈滿紋理的軀體: 從指紋開始去看全身的軀體,無一處沒有紋理。經由紋理記載軀體的歷史,此乃看得到的部份。在看不到的部份,均存放在記憶體裡,即精神的紋理。 接收與不接受的訊息: 在頻率上所接收到的訊息,是有趣與無趣的選擇。感興趣的,在時間的沖刷下所遺留的部份是有趣中的有趣。憑著所殘留的有趣記憶,轉述如閱讀光碟紋理般呈現的影像,是一種訊息。 承載與被承載的記憶體: 就腦容量而言,人可承載下的記憶不一,當

「平行飛行的雲朵」創作自述

我曾說過:我喜愛遊山玩水;我想天下人皆然,因為遊山玩水讓人心懭神怡,忘懷世俗的憂愁。對畫家而言,遊山玩水亦能提供給畫家題材及靈感。 現在我更要說,我喜歡純粹的遊山玩水,而不喜歡邊玩邊寫景。面對山水,只要縱情的去玩,面對繪畫則是之後的事。 遊山玩水後回到工作室,是繪畫的開始,一切的想像,幻影均在方格之間產生,而不是面對自然之景時產生;只有避開自然之景,幻想才會產生,面對自然之景,只有被吸引的份。

©  2 0 1 5 - 2 0 2 1  L e e  K u e n  L i n  a n d  L e e  L o  Y i  A l l  R i g h t s  R e s e r v 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