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 李昆霖

信仰・存在・一堆・顏色


關於信仰,讓我想起托爾斯泰所說的:「真正的信仰不需要教會裝飾,也不需要聖歌和眾多的教徒,真實的信仰只在寂靜和孤獨之中,浸透人心。」

關於顏色,我認為一種顏色一種概念,甚至一點意義也沒有。人類總喜愛對他人傳播自己的信仰,肯定自己的信仰去否定他人的信仰,這行為是相當愚蠢的。

一種顏色代表一種信仰,也就是一個人有其偏愛的顏色,更有其深信的信念,去完成其人生意義。而人生意義總是在寂靜和孤單之中才可完成,而不是在跟隨潮流。跟隨譁眾、跟隨他人所喜愛的顏色、信仰去完成的,更不是在某威權的壓制,運作下去完成。

關於符號,眾人喜愛崇拜偶像、圖騰。對我而言,這些只是一堆符號,有其造形而無異議 的。一切的符號意義總是在個人內心深植完成,而不是表象的,盲目的追逐及崇拜。找到自己的符號屬性,完成個人的存在意義,才是當務之急。

關於一大堆的創作行為,我總是以否定的態度去面對肯定的行為;而創作這行為也不例外。這當中總是存在著極大的矛盾性,顛覆性。在一種無法離解的無理性狀態下去做最大的理解形式。

關於拉拉雜雜的瑣事,所謂「瑣事」,必定是煩人的。但,無容至疑的,瑣事本身往往是更多的創作來源。在看書、寫字、繪畫、創作的過程總是被生活瑣事干擾。但,在干繞的過程中又豐富了創作本身。

#1996 #1996exhibition #hiswriting

11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憬-李昆霖個展自述

佈滿紋理的軀體: 從指紋開始去看全身的軀體,無一處沒有紋理。經由紋理記載軀體的歷史,此乃看得到的部份。在看不到的部份,均存放在記憶體裡,即精神的紋理。 接收與不接受的訊息: 在頻率上所接收到的訊息,是有趣與無趣的選擇。感興趣的,在時間的沖刷下所遺留的部份是有趣中的有趣。憑著所殘留的有趣記憶,轉述如閱讀光碟紋理般呈現的影像,是一種訊息。 承載與被承載的記憶體: 就腦容量而言,人可承載下的記憶不一,當

「平行飛行的雲朵」創作自述

我曾說過:我喜愛遊山玩水;我想天下人皆然,因為遊山玩水讓人心懭神怡,忘懷世俗的憂愁。對畫家而言,遊山玩水亦能提供給畫家題材及靈感。 現在我更要說,我喜歡純粹的遊山玩水,而不喜歡邊玩邊寫景。面對山水,只要縱情的去玩,面對繪畫則是之後的事。 遊山玩水後回到工作室,是繪畫的開始,一切的想像,幻影均在方格之間產生,而不是面對自然之景時產生;只有避開自然之景,幻想才會產生,面對自然之景,只有被吸引的份。

©  2 0 1 5 - 2 0 2 1  L e e  K u e n  L i n  a n d  L e e  L o  Y i  A l l  R i g h t s  R e s e r v 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