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而不孤獨:導覽《獨腳仙行旅圖》

 

文/ 謝鎮逸 

 

  • 說明:

 

本件聲音作品以檔案、錄音、展覽史的手法,來為李昆霖2008年於台南東門美術館的個展《獨腳仙行旅圖》,模擬一段展覽現場的語音導覽。透過當時留下的展場照片與資料等檔案,在導覽的過程中結合錄製於2019年的東門美術館展場的環境聲音素材,再藉由介紹展覽與畫作的語音、感受性的主觀聲音情境,來試圖打造/捏造對展覽《獨腳仙行旅圖》的參觀想像。

 

經驗的複製永遠不可能;但經驗的再現是否有可能?

然而,語音導覽製作者所未曾到訪過的展覽,根本對展覽現場毫無經驗可言。在經驗的複製與再現這雙重的未竟之下,檔案作為藝術史與展覽史的依據,提供了得以滲入感知經驗的縫隙;而聲音作為去視覺、不可見的感知模式與渠道,將引領聆聽者透過一次的語音導覽來為對展覽的缺席/不在場置入一種感受展覽形式的例外形態。

 

  • 語音導覽腳本

 

您好,感謝您抽空前來本次《獨腳仙行旅圖》的展覽現場。本展係由藝術家李昆霖,於2008年台南東門美術館發表的一次個展。

 

我們現在置身於東門美術館門前廣場——地址為台南市中西區府前路一段203號1樓。

這間畫廊位處在一棟高樓的左下方,而樓前廣場外則是車水馬龍的大馬路。

 

現在我們輕輕推開有點厚重的玻璃門,進入了東門美術館的展場空間。

 

首先,我們看到的是展場的標題:藝術家的名字,李昆霖;以及展覽標題,《獨腳仙行旅圖》。展期為2008年3月7日,至2008年3月30日。

 

「獨腳仙」為藝術家李昆霖創作後期的一個鮮明符號象徵;形象為一隻全身黑色、長得像是E.T般的生物。睜開眼睛時,眼球碩大而眼神銳利;閉起眼睛時,則彷彿進入全然靜謐般的沉思狀態。在《獨腳仙行旅圖》中,獨腳仙身處的各種超現實又奇幻的場景,也引領觀者走過一個個趣味盎然的獨特景緻,展開一段奇妙的行旅。

 

展場為約莫30坪大小的長方形空間,整個展廳在您的眼前一覽無遺,而右前方則有一處往內折的L形展牆。潔白無瑕的白牆圍繞著您,上面掛著一幅接一幅的畫作。軌道燈照明著這些作品,而您可以開始放鬆心情,跟隨著我的聲音,開始一面遊覽展場、觀賞畫作,同時一面聆聽我為您講解其中一些畫作的描述。

 

從您前方的展間右方展牆開始,有放置展覽手冊的小平台,牆上貼著畫冊簡介與說明,以及展件清單可供索取。

 

平台左方則是我們所看到的第一幅畫作,名為〈鳥印〉。在這幅長182公分、寬72.5公分的畫作中,居中有一垂直線,把畫面均分為左跟右。在佈滿乳房形的塊狀物大地上,以淡綠色天空為背景的左邊構圖中,乳房小丘錯落而色調不一;從地面伸出了一支高聳的煙囪,排出的黑色煙霧形似變形的獨腳仙。右方構圖的天空背景則是灰褐色,呈縱軸的乳房山脈排序工整,而孤獨隻身的獨腳仙站立在其中一座小丘上向遠方眺望。左右畫面的觀感衝突,相較於左邊的錯落不一與躁動,右方畫面看起來則更為平靜舒坦。

 

在L形展牆上,有12幅小型畫作拼成一個菱形結構;在共五排的排列中,最上面和最下面各只有一幅;第二排和第四排各為三幅;居中的第三排則是五幅畫作。

 

最上方的一副畫作的題名為〈女人(四)〉,在全黃色的背景中,一位具象的寫實女性半身裸像,側身向畫面右方望去。一頭黑長髮以一條鮮紅色髮帶綁著形成馬尾;而乳房卻是不符合人體比例的各自朝著畫面正方與右方突出。她的雙手沒有長出來,豐滿的臀部向著畫面左下方延伸、到此結束。

 

在這幅畫下方的其他畫作,雖然幾乎都是描繪奇形怪狀的風景畫作,然而卻又有著各種扭曲變形的乳房形狀而隆起的山丘為大地的情境模擬;彷彿暗示著大地皆是某種出自母體的特徵。

 

在第四排正中間的小型畫作,題為〈疑惑〉。蛋黃色的背景,襯托著畫面主體——獨腳仙的近距離特寫。獨腳仙以彷若剛剛上一幅女子的姿態側面聳立著,只是這一次則是朝向與之相反的左方。

 

繞過L形展牆後,我們看到的是畫作〈笑傲江湖.荒野〉。排序有致、波浪般的山脈圍繞著遠方全黑色的湖面。光禿禿的山丘上,偶有長著枯萎的樹幹枯枝,而又有些山頭站立著獨腳仙。荒涼的意象,在暖黃色的調性氛圍下就更凸顯孤寂的況味了。

 

停頓片刻,讓您的眼睛休息一下。嘗試閉上眼睛,暫時斷去您的視線,用耳朵感受一下展場中細微的聲音。展場播放著讓人感到放鬆的古典音樂,聲量適中;若不是您暫時暫停這一些視覺資訊的接收,否則您應該也很容易忘了展場中其實還有著背景音樂在搭配著展場的氛圍。

 

好了,我們繼續前往下一幅畫作吧。

 

接下來這一幅,畫名〈莊重〉,在輕盈的灰白色調天空背景前方,是一大塊泥土色的土地,凹凸有致,在隆起的小山丘之間流出了一條細細的水道,而塊狀土地的左方有兩棵看起來健康茁壯的松樹,而右方的另外那一棵則是只剩枯枝的樹幹。大地萬物總是一體兩面,在同一塊土地上,同時有著煥發的生命,也當然會有垂敗與逝去。然而,或許我們可以將之視為某種大自然生長的循環狀態——生而死,死後再生;是大自然的定律,也是生生不息。

 

接下來,我們的身體轉往面向展場左方的那道牆上。

 

〈大地迷踪〉,高130公分、寬208公分的這件橫幅畫作,在一大片灰黑色的平坦大地上,有著多處由乳房堆疊起來的山丘。每個乳房都有著鮮紅色的乳頭,有的尖挺,有的微垂;而有的乳頭卻又長出枯萎的樹幹。有一些獨腳仙各自行走在乳房山上,彷彿小心翼翼地在探視著這片詭異又浩瀚的風景。

 

我們掉頭,往後方退幾步。

 

在展場的中間,設置了兩件大型雕塑作品〈仙人掌〉與〈孤獨〉,皆是以漂流木釘接而成。〈仙人掌〉外觀看起來是一具巨大的手掌,五指張開,彷彿準備深掘地表。而〈孤獨〉則是猶如有著鯨魚尾巴的人腳,有點怪異卻又有著視覺上的趣味。

 

說到這裡,我們已經環視過展場一圈,回到我們一開始置身的展間右方展牆,那個放置展覽手冊的小平台旁邊。

 

看到這裡,您或許已經開始對李昆霖的畫作有了更多的想像。那些奇形怪狀的、無從得知的,抑或是那些根本不得體會的。描述視覺所見,終究會有落差。但我們或許能從彼此想像的落差中,找到自己對畫面的理解,或是曲解。

 

我們的導覽就到這裡,感謝您的聆聽。希望您會喜歡我們特別為您準備的短暫導覽。

我們有緣再會。

© 2 0 1 9  L e e  K u e n  L i n  a n d  L e e  L o  Y i  A l l  R i g h t s  R e s e r v 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