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昆霖2008-2009創作 Lee Kun-Lin: 2008 – 2009 Collection

「我不寂寞,我只是有孤獨的感覺,孤獨不是寂寞」,最後在電話裡,李昆霖忽然用有點急促的語氣說出這話,不知道怎麼回應的我無言以對,但當下其實我內心想說的是,在滿街你無法分辨文本的、普普式的卡漫媒體圖像浪潮中,有誰還這麼現代主義的在乎孤獨與寂寞的細緻差別呢?...

傾聽高靈的聲音:閱讀李昆霖的心靈圖像 Listen to the Voices of the Great Man ⎯ Lee Kuen Lin’s Map of the Psyche

<本我的象徵:人獸山水,三位一體> 在原始社會中,天然的石頭常被指認為精靈或神的寓所,而「靈」(spirit)也因此成了宗教與藝術象徵中的臨界點。同時期,動物也常用來象徵人類的原始本能,在東西方的很多原始藝術裡,人與動物,或人獸合體都是常見的圖騰。這些神秘的表達,通常具有長...

內空間的旅行 – 觀看李昆霖《獨腳仙行旅圖》A Journeyinto the Inner Space ---Watching “Journey of One-Legged Deva”

獨腳仙奇傳 民國年間,傳臺灣府城市郊太子廟一帶,有奇獸,獨腳,雙瞳,雌雄撲朔,能化身,一為二,二為三,三為多。形廓與獸相仿,身敏捷;無限於時空時爾來,乎爾去,穿梭自如。其名:獨腳仙。 性好居於山水天地間,常出遊於曠野林間,偶與我族結交為友。嗜酒好樂宴,漫談天地南北,醺醺然奔...

孤獨者的樂園 A Paradise for the Lonely One

1991年,李昆霖從部隊退伍,一個年青小伙子,用孤獨的行腳在現實的社會中,開始進行生命的探索。十多年來,「孤獨」一直是他訴說的重要主題 ,也是他在存有的深淵中,在語言的斷裂之處,來自生命基底最深沈的訴說。在藝術創作裡,李昆霖的「孤獨」並非現實的再現,而是在生命歷練中,內在思...

憬-李昆霖個展自述

佈滿紋理的軀體: 從指紋開始去看全身的軀體,無一處沒有紋理。經由紋理記載軀體的歷史,此乃看得到的部份。在看不到的部份,均存放在記憶體裡,即精神的紋理。 接收與不接受的訊息: 在頻率上所接收到的訊息,是有趣與無趣的選擇。感興趣的,在時間的沖刷下所遺留的部份是有趣中的有趣。憑著...

轉境 - 談李昆霖2006年「憬」個展

一個符號,可以是任意、一種偶然生成的事物,及一種可以通過某種不言而喻的或約定成俗的傳統或通過某種語言的法則去標示某種與它不同的另外的事物。---愛恩斯特‧那蓋爾 其一 經常,在觀看李昆霖的作品時,我們不免對他所使用的語彙或者稱之為符號產生揣測,到底畫框裡的圖像是否為男性的陽...

蕭瓊瑞寫李昆霖

文 / 蕭瓊瑞 2005.01.17 一九九○年代初期,李昆霖和幾位文化大學美術系的校友,在台南市立文化中心旁,成立了一間「邊陲文化」藝術空間。所謂「邊陲」,既相對於之旁的文化「中心」而言,也相對於台北的「現代藝壇」而言,更相對於一般社會大眾所認知的「美術」而 言。...

黃宏德寫李昆霖 II

文 / 黃宏德 2005.01.16 那我開始分析李昆霖的作品, 這個人的情趣, 出於內在而不外化, 然而外化又保持了內在。 其實這種人最可怕了, 卻不致於可惡, 要是李兄能弄出個可惡來看看也── 台南有位書家叫吳昭明, 吾人看吳兄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