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reload

November 5, 1994

        說是奇怪也不奇怪,怪的是人類的無理性行爲,不怪的是人類習以爲常的無所謂。當人類習慣某個圖像、某個聲音、某個行爲或規則,無論這些是不美的或不好的。也不會想辦法改變她,一切順其所謂的自然,自然未必是好的。但,人類總認爲她是對的。   不容置疑的“自然律”,或者製定一套控制群衆的所謂“自然...

Please reload

© 2 0 1 9  L e e  K u e n  L i n  a n d  L e e  L o  Y i  A l l  R i g h t s  R e s e r v 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