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9  9  3

憂 媺 的 風 與 景

G r a c e f u l   S c e n e r y

1993 . 09 . 04   -   09 . 16
 
台南邊陲文化
Border Culture Art Salon
Tainan
 
Solo Exhibition of 
L e e   K u e n   L i n
 

展出作品之其中五張 Five Pieces from the Exhibition 

 

        人類是無比的脆弱,在整個大宇宙下一它是隨時可被毀滅的。藝術又算什麼?

        我在一個探討所謂的現代藝術的座談會上,看到我身邊有一群螞蟻也聚集在一起,可能牠們也在探討現代藝術是什麼?或者正在商議如何來分工搬運「現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的這個大餅」。

        假若「我」是「大宇宙」這角色來看這群螞蟻;而「這群螞蟻」在商議食物如何搬運,就像座談會上的「這群人」在商討藝術的發展。

    又假若我的大腳有心無意地去踩踏這群螞蟻,...

September 4, 1993

        無不是的日子,無可望及的契機,在可被容納的器具裡,具有成長性的恐懼及興奮,而不自知的遙及天的另一線端;端起沒有表情的頭臉,朝向思索的過程,無不知的程序軌道;道出可及于的命宿,幻想機運的溶解,解釋出哲理上的無理,沒有群眾的懷疑,祇有單數人的雙數性問題;能有什麼可被陳訴,訴及內涵的深層內裡,挖掘出人類一切逃避面對的原素;速食掉肉慾性的狂獸行為,為道德數率的圈套宰制;爭脫的愈厲害愈深陷,陷阱似的洞口,是黑暗中的聖光,光射出模式的戲譴性格,讓人類的本質順應出來,像孩童般無顧忌地表現出來,沒有終止線、沒有源頭,所以沒有終極的點...

    被冠上“憂鬱”“美善”的風景環境現象,是不單純的多向性結合而導致的;人為的因素是不用說了;但,身為一位以創作自居的人,必然要意識到,而不能一昧地逃避,必須完全地呈現自己所看、所思、所想。

    美麗的風景、裸女、靜物⋯⋯⋯真的值得一位創作者花一輩子的時間去畫它嗎?畫一張、一百張、一萬張⋯⋯⋯它的意義在哪?純為一種美感?是情有獨鍾?是為留住優美的景色、裸女、靜物?所以要拼命製造、生產?

    一切的問題是那樣的讓我感到納悶!可能畫一批一系列的作品更是要深思質疑。身為創作者不能沒有自覺,一...

Please reload

 

1992

1994​

© 2 0 1 9  L e e  K u e n  L i n  a n d  L e e  L o  Y i  A l l  R i g h t s  R e s e r v e d. 

憂媺的風與景二

Graceful Scenery II Oil on canvas, 91X217.5cm, 1993